<cite id="ccsds"><span id="ccsds"></span></cite>
<b id="ccsds"><address id="ccsds"><del id="ccsds"></del></address></b>
<rp id="ccsds"><meter id="ccsds"></meter></rp>

    <cite id="ccsds"></cite>

  • <rp id="ccsds"><meter id="ccsds"></meter></rp>
    <b id="ccsds"></b>

    1. <cite id="ccsds"><noscript id="ccsds"></noscript></cite>

        百優A精美圖庫歡迎您!http://www.kljtsd.com
        當前位置:熱點資訊

        掃黃后東莞經濟現狀 掃黃百日后:東莞經濟現狀調查

        2015年2月1日 10:36:07   閱讀(468)

        掃黃后東莞單身女擔心嫁不出去

        重挫下的東莞酒店業 轉型不易守望前行

        記者 于垚峰 發自東莞

        曾經令東莞引以為傲的酒店業,正遭受一場前所未有的危機。

        東莞以2465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積,承載了22家五星級酒店和近百家星級酒店,星級酒店密度僅次于北京和上海。激烈的競爭和中央對“三公”消費的嚴厲控制,讓東莞的酒店業,已經感受到了一絲絲寒意。

        東莞2014年初發起的“掃黃風暴”,將一批進莞進行娛樂消費的人群拒之門外,東莞酒店業更是雪上加霜。東莞市發展和改革局提供的一季度經濟運行報告顯示,東莞限額以上住宿餐飲業下降12%,四星級酒店營業額下降27%,五星級下降22%

        中山大學嶺南學院教授林江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目前東莞的酒店供需不平衡,需要消化一部分酒店的客房量,但是并不能就此認定東莞酒店業將迎來關停潮。“現在的酒店都在觀望,都在觀察是不是有新一輪的投資熱,重新帶動當地的酒店業發展起來。”

        高檔酒店業績大幅下滑

        東莞是中國酒店業最發達的地級城市,而東莞的厚街鎮,以5家五星級酒店的數量,成為中國五星級酒店最密集的城鎮。

        厚街鎮的莞太路與東風路交界處,東莞喜來登大酒店與厚街國際大酒店巍峨聳立,相映成輝。

        “這是厚街最豪華的兩家酒店,也占據了厚街最好的地段,原來生意好的時候,門前車水馬龍,客源不斷。”與厚街國際大酒店相隔不到百米的一家服飾店老板告訴記者,掃黃之后,前往這兩家酒店的車輛少了許多,生意明顯受到了影響。

        525日上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來到東莞喜來登酒店的大堂,富麗豪華的大堂內,擺放著幾組沙發,零零散散的坐著幾位客人,在前臺辦理入住的客人只有一個。

        一位服務人員告訴記者,原來一到周末,來酒店的客人就非常多,他們基本上沒有什么休息的時間,而現在,客源明顯地減少了,不時還可以抽出空來歇一歇。

        與東莞喜來登大酒店一路之隔的厚街國際大酒店也面臨著同樣的處境。晚上10點過后,記者觀察亮燈的客房數量,不過40余間,厚街國際大酒店的客房數量在300余間,照此計算,入住率不到20%

        康東南路是東莞厚街鎮最熱鬧最繁華的一條大街,大到豪華酒店、沐足、金銀飾品、百貨商業,小到路邊燒烤、服裝小攤,應有盡有。一到晚上,這里霓虹閃爍,燈紅酒綠,仿佛一座不夜城。

        “原來最熱鬧的時候,這條路上熙熙攘攘,熱鬧無比,往往要到凌晨三點鐘,過夜生活的人才開始散去,小攤小販也才開始收工。”一位厚街當地人老陳告訴記者,現在不同了,晚上十一二點,街上就沒有什么人,大部分商鋪都關門打烊了。

        老陳說,其實厚街的人流量最近幾年一直在減少,只不過都是逐年慢慢遞減,就像從10減到99再減到8一樣,人們往往沒有感覺到明顯的變化。“而這次掃黃帶來的影響明顯不一樣,一下子從10減到了5,變化太大。”

        2014年初的整頓風暴,給整個東莞的夜生活來了個急剎車,關門的不僅是夜總會、桑拿和洗浴中心,還有各式各樣的酒吧、會所和沐足店。即使重新開門,走正規化的桑拿和沐足店,生意同樣大打折扣。

        524日晚,記者來到位于厚街鎮康樂南路上的康帝俱樂部酒店三樓的桑拿中心,在正是桑拿消費黃金時間段的十點至十一點,記者觀察到在里面消費的,只有4位顧客。一位桑拿部的服務人員向記者表示,現在來消費的客人比以前少多了,原來一天來消費的客人有三四十位,現在最多的時候也就七八個人,不好的時候,只有三四個人。

        “現在應該已經在虧損了,我再干一陣子,估計就干不下去了,要離開這里,重新找事了。”上述服務人員表示,雖然虧損了,但是他們的待遇還是沒有變化。

        銀城酒店是東莞市第一家五星級酒店,受到了比較大的沖擊。前臺表示,目前酒店的入住率受到了一定的影響,去年能有六七成的入住率,周末經常出現客滿的情況,但是今年的入住率下降了兩三成,周末也很少出現客滿的現象。

        記者在銀城酒店的行政辦公室,一位負責酒店水電費統計的工作人員說,從數據上也感覺到了酒店的業績在下降。記者看到,今年5月份,銀城酒店一周水電費用大概在五六萬之間,而去年12月,周水電費用在六七萬之間。

        東莞市發展和改革局提供的《2014第一季度全市經濟運行分析報告》顯示,東莞限額以上住宿餐飲業下降12.0%,其中星級酒店下降幅度較大,全市四星級酒店營業額下降27.0%,五星級酒店下降22.0%

         

        五星酒店價格低至248

        事實上,受東莞經濟轉型、中央“八項規定”等因素影響,相對巔峰時期的經營業績,東莞酒店業已經開始走下陂路了。東莞市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13年上半年,東莞市高檔酒店的經營業績下降明顯,五星級酒店營業額下降8.0%,四星級酒店實現營業額下降6.7%

        禁令不僅讓政府部門不敢進入星級酒店消費,甚至還影響到一些企業的消費。厚街一家四星級酒店的負責人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八項規定”對私人的影響也很大,比如政府工作人員和企業老板,私人去酒店吃飯也有了顧慮。

        上述負責人介紹,“八項規定”和“六項禁令”出臺后,中餐和夜總會影響最大。酒店營業額的下降幅度不小。

        如今,人流量的驟減幾乎腰斬了東莞酒店業的客源,降低房價,提高質量,延伸服務成了酒店拉攏客源的主要方法,盡管東莞五星級酒店的價格與周邊城市酒店的價格相比要低不少。

        根據中國旅游飯店業協會統計的數據顯示,2013年上半年,作為二線城市東莞,五星級飯店平均房價僅為500元左右,而同期毗鄰東莞的廣深兩市五星級飯店平均房價則分別達到了765元和817元。

        以攜程網525日的住宿價格為例,東莞有一半以上的五星級酒店的住宿價格在500元以下,只有喜來登大酒店、凱悅酒店等少部分酒店的價格在700元以上。記者致電東莞喜來登大酒店預訂部,當天通過電話預訂高級客房的價格為820元一晚。

        網絡預訂東莞銀城酒店的價格只要248元,五星級酒店的價格跌至了三百元以下。銀城酒店的前臺告訴記者,他們每天會推出幾間248元的特價房,吸引客源。“以前沒有這么低的價格,最低的時候,都要四百多呢。”

        除了網絡營銷客房,不少高檔酒店就開始在餐飲服務上調整策略。有些酒店推出中檔消費或團購促銷,走親民路線。而為了填補政府公務消費的流失,有些高檔酒店開始加大開發會議客和商務客市場,將客戶對象重點轉移到私營企業和港澳臺商。

        不過,由于東莞酒店的數量寵大,由于人流量減少,必然會出現僧多僧少的現象,因此酒店業仍然將面臨著嚴峻的挑戰。僅以東莞厚街為例,小鎮的酒店業已趨于飽和,不完全統計,客房數量約5萬間,各式星級酒店林立,爭客源等行業競爭日趨激烈。

        激烈的競爭,帶來的直接結果就是利潤空間的大幅縮小,一位業內人士介紹,投資建一家五星級酒店,成本約為3-5億元,按此前狀況,一般十年左右可以回本盈利,但眼下這個回本時間明顯要拉長了。

        艱難的守望

        東莞是制造名城,當比肩齊名的酒店業驟然迎來行業的“寒冬”時,是堅守陣地抑或是轉型,是酒店投資者面臨的一個艱難抉擇。

        上個世紀90年代中期,位于寮步鎮的金凱悅酒店誕生,老板莫志明當時投資1億元,這家酒店成為中國第一家鄉鎮四星級酒店,由此也引發了東莞民間資本對酒店業的投資熱潮。

        莫志明曾回憶,他靠在建筑行業積累多年的資金,投資酒店行業,“當時想找一個放錢的地方,覺得蓋個酒店不錯,看得見又摸得著。”

          經過10多年的飛速發展,東莞擁有五星級酒店的數量僅次于北京和上海,成為中國地級市星級酒店最多的城市。根據東莞市旅游局統計,2013年,東莞星級酒店的數量接近百家,其中五星級酒店22家。

        但隨著中央“八項規定”的出臺,反腐風暴愈演愈烈,東莞酒店的經營環境發生了巨大改變,不少酒店的經營業績出現較大的滑坡,有些酒店甚至出現“門可羅雀”的窘境。

        201310月,中國第一家鄉鎮四星級酒店——寮步金凱悅酒店在經營了16年之后,宣布關停,被酒店被鴻海集團以年租金500萬元的價格承租15年。

        金凱悅酒店近年來連年虧損,接手的鴻海集團負責人表示,寮步金凱悅大酒店必須轉型,再做酒店行業很難盈利,“與其虧損貼錢撐下去,不如起死回生,與其被迫倒閉,不如主動轉型。”

        東莞旅游飯店協會副會長鄧淦輝認為,目前的形勢必然會讓一些競爭力不足的酒店退出市場,也會有一批酒店悄然崛起,即所謂的“洗牌”,他認為這是符合酒店業的發展規律,每到一些關鍵節點,既帶來了危機,也預示著希望。

        不過,中山大學嶺南學院教授林江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東莞酒店的轉型并不容易。“首先要了解政府在此方面的規劃,才有可能對當地的市場進行判斷,再加上酒店的住房格局,如果要改變,成本相對要高。”

        林江認為,東莞的酒店供需不平衡,需要消化供給,但是目前酒店仍然處于一個觀望階段。“會不會有新一輪的投資勢,以此帶來新的住宿需求,這都不好說,需要一段時間。”

        東莞餐飲業:最好的時代已經過去

        記者 于垚峰 發自東莞

        生意場上的變幻無常,讓步入餐飲業才一年的張正祥有些措手不及。去年還好好的生意,過個年之后,生意怎么就慘淡了這么多?

        和張正祥有著同樣困惑的東莞餐飲企業不在少數,繼高檔餐飲受到中央的“八項規定”影響下滑之后,中低端餐館亦在東莞的“掃黃風暴”中,喪失了一大批客源,生意普遍下滑了三成以上。

        東莞市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14年一季度全市住宿餐飲業營業額31.7億元,下降0.9%,限額以上住宿餐飲業下降幅度達到了12%。相比2013年度,東莞市限額以上餐飲業營業額增幅為正增長的0.4%,下降幅度顯明。

        沒有趕上好時間

        周六下午四點多,東莞厚街鎮最繁華的商業街康樂南路后面的一個餐廳。店主張正祥斜靠在收銀臺前的椅子上,懶洋洋地把一只腳放到了收銀臺的桌面,一邊聽著音樂,一邊玩著游戲。收銀臺前擺放著兩部電話機,是訂餐電話,店里的大部分生意,都倚靠著這兩部電話。

        飯店開在康樂南路的九巷內,大約有二十來個平方,七八桌四方的餐桌,可同時容納二三十人吃飯。墻上掛著一張菜單,價格從10元至18元不等。

        張正祥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他和朋友去年8月份合伙開了這家餐廳,取名為星期八餐廳,顧客群體主要為在康樂南路上各類商業的服務人員以及租住在附近公寓的人群,還包括一些外來人員,經營的餐飲主要是蓋澆飯,以送外賣為主。

        “現在的生意下降了不少,大概減少了三分之一左右。”當記者向張正祥詢問最近的生意情況時,張正祥露出了一絲苦笑,他說現在厚街鎮的人流量少了,來逛康樂南路上的人也少了,這直接影響到了他們餐廳的生意。

        在記者采訪的半個多小時之內,星期八餐廳的兩部訂餐電話只響了一次,張正祥接到了一個訂餐電話。他站起身,到店門口張望,說要找他的合伙人。“我們倆分工明確,他廚藝好,主要負責炒菜配飯,我就負責送餐。”

        提到餐廳剛開張那會兒,張正祥一臉的驕傲。他說,去年下半年生意挺好,高峰時期,餐廳大廳一天的營業額都在三千以上。兩部訂餐電話一到臨近飯點的時候,就此起彼伏,響個不停。“那個時候,每個月的利潤都在一萬五左右,每個人拿到手的錢有七千五。”

        27歲的胡正祥是湖南婁底人,讀書不多,20歲的時候就出來打工。他說在老家的時候,經常聽到身邊的親朋好友到東莞打工,其中還不乏一些開著豪華回家。于是,在他剛剛跨入20歲的年紀,便收拾行囊,跳上了開往東莞的火車。“那時候,連東莞在哪里都不知道,只想著去淘金。”

        到了東莞之后,胡正祥進入了一家制鞋廠,拿著加班之后才能達到兩千工資,和千千萬萬的工人一樣。每天過著機械重復的工作。只有在周末的時候,才能到鎮中心地區,和三兩老鄉好友,犒勞一下自己,吃一頓大餐。

        “穿著胸前印有工廠LOGO的藍色襯衫,無論到哪里,都給別人烙下‘藍領工人’的印記。”胡正祥說,就這樣工作了兩年,現實的苦日積月累,漸漸掩蓋了淘金的夢想。終于有一日,在同鄉的召喚下,去了福建打工。

        在福建打了幾年工,胡正祥還是不甘心,再度卷土重來。這次他把老鄉也帶來了,只是此次不再滿足于做一個普通的打工仔。在他眼里,東莞廠多人多,到處都是商機。“我的老鄉會做菜,我又勤快,我們就合計開一個餐館。”

        在度過了短暫的幾個月美好時光后,生意就開始走下坡路。與胡正祥相隔不到十米遠的一家服裝店老板劉建華在東莞呆了十年,也開過餐飲,他說,現在不管做什么生意,特別是餐飲,最好的時代已經過去了。“2006年的時候,我也開餐飲,那時候一天到晚爆滿,生意好得很,現在人流量少多了,生意不好做了。”

        胡正祥也感慨,沒有趕上好時間,剛上入門,就遇到掃黃風暴,直接影響到了客流量。“現在在考慮轉讓,有人接就不再干了。”

        中低端飯店顧客減少

        張正祥的餐館面臨的困境是當下東莞餐飲業的一個縮影。在此次餐飲業低潮中,中低檔餐飲場所受到沖擊最大。大量的酒店飯館紛紛關門停業。

        524日中午,東莞厚街鎮康樂南路的巷子里,一個小四合院的飯店冷冷清清,只有一桌2位客人在吃飯,剛過下午一點,飯店的廚師和服務員都開始吃飯了。

        “以前我們工作人員不到下午三點鐘是沒有飯吃的,現在生意受了不小的影響,一點來鐘就沒有什么生意了。”一位廚師告訴記者,從炒菜的數量來看,生意下降了一半左右。

        店老板告訴記者,生意確實受到了影響,不僅如此,他另外一家店,目前已經關門了,正準備轉讓。

        東莞厚街鎮莞太路上,在一家火鍋店,大堂里的桌椅已全部被壘在大堂一角。店主黃師傅一個人坐在酒店的櫥窗下,等著有人來談轉讓事宜。黃師傅說,房租一年一漲,今年又漲了一千多,員工工資也要求漲,來吃飯的客人又少,堅持不下去了。

        資料顯示,2008年全國餐飲業從業人員月平均工資為1500元,現在全國餐飲業從業人員月平均工資為3000元以上,工資增速較快。

        據了解,近年來,房價、房租上漲過快、稅費過高、原材料成本、人工成本的高企,大大壓縮了餐飲企業的利潤空間。

        放眼望去,在東莞厚街鎮的大街上,不少地方都貼著“飯店轉讓”的小廣告。

          在大量中低檔餐飲飯店營業下降甚至關門轉讓時,也有一些例外,一些品牌連鎖餐飲企業仍然能夠保持一定的營業額,沒有受到影響。

        在東莞市南城區銀豐路,秦關面道是一家連鎖餐飲,到晚上的時候,大廳里,常常有八九成的客人。一位服務員表示,主要是一些附近的老顧客,所以營業額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

        一路之隔還有蒙自源與真功夫等連鎖店,記者連續兩天在這些餐廳觀察,發現人流量仍然不少,晚餐高峰時,有時還需要排隊。

          記者在東莞市東城區某羊肉連鎖店看到,中午11點半左右,餐位已經基本上飽和,再來的就需要等待。

        該連鎖餐館前臺的簡介顯示,從1998年大量的臺資企業進入東莞,該企業就也已經進入東莞,經過十幾年來的發展,目前該品牌的連鎖店在東莞開了不下百家。

        該連鎖餐館負責人告訴記者,在當前環境下,他們的利潤比例也在下滑。“我們只能依靠整體的營業額、規模遞增,從而實現更大的利潤。我們今年下半年還準備開三五十個新店面面世,應該到今年年底達到200家,計劃未來三年開到500家店。

          上述負責人說,10年前羊肉一公斤20塊錢的時候,我們的一盤羊肉賣26塊錢,現在一公斤賣到70塊錢了,還是賣26塊錢,那么這樣的一個巨大的成本的差異怎么辦?只能靠你后面的一些管理水平來自己慢慢承受這一部分的成本。

          某餐飲業內人士表示,連鎖化、規模化快餐將是以后餐飲行當的主流,這也是以后的一種餐飲發展趨勢。

          

        高端餐飲放低身段

        526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東莞市南城區鴻福路上看到,一家高檔飯店門口,擺放著宣傳海報:酒店為回饋客戶,推出購買飯店會員卡送禮品的活動,會員卡從1000元到50000元不等,對應的禮品則是從小至188元的吹風機,到最高價值4998元的蘋果5S手機。

        記者隨機采訪一位東莞市民,他說原來這些豪華餐廳從來不缺人,現在也淪落到搞活動拉客人了。但是,即使如此,他還是不會去辦會員卡,畢竟預付費一交,以后就被鎖定在一個地方消費了,如果飯店一但倒閉,預付的費用,極有可能有去無回。

        與之一路之隔的另一家南城國際大酒店,同樣有類似的活動,他們都只有一個目的,為了招攬顧客。

        東莞餐飲業競爭的激烈程度可見一斑,在這背后,則是東莞餐飲業的營業額大幅下降,創下了歷年之最,東莞餐飲業面臨著嚴峻的形勢。

        東莞餐飲業營業額的下滑并非從掃黃風暴開始,特別是高檔飯店,自從2013年初以來,生意大不如前,有一些高檔飯店甚至倒閉,或轉向平民化方面發展。東莞餐飲協會相關負責人表示,去年一季度以來,厲行節儉和市場等多重因素影響,導致東莞餐飲行業整體受到的沖擊特別大。2014年春節后,高端飯店往往受住宿客人數下降的影響,餐飲這一塊的下降幅度也比較大

          一位餐飲業內人士表示:“去年東莞高端飯店的營業額下降了很多,降幅能有三成左右,部分高端餐飲店轉型為大眾餐飲,也有部分高端餐飲店閉門。”

          記者注意到,在推出促銷手段飯店旁邊還有許多家高端飯店,其中一家更是為吸引顧客推出了價格為二、三十元不等的百姓特價菜。

        東莞:制造名城的轉型之困

        記者 于垚峰 發自東莞

        東莞,“制造名城”的光環正逐漸消退。

        制造業作為勞動密集型產業,往往需要大量的勞動力。巔峰時期,東莞一些規模大的制鞋制衣企業,擁有的員工可以超過十萬人,一個企業的人口抵得上一個小縣城的人口。高埗鎮的裕元集團,員工最多時達到了十萬人,隨著企業向內陸遷移,員工已經減少到了三四萬人。

        非官方的一份數據顯示,過半數的臺資企業,已經或正在準備撤資,他們轉場的目的地是欠發達的內陸城市,或者東南亞國家,這里的勞動力成本更低。

        東莞市經信局中小企業局書面回復了《每日經濟新聞》的采訪,稱東莞市中小企業當前迫切需要提升產品競爭力,把握市場主動權。且正在加強財政支持企業轉型升級,每年拿出20億元支持科技創新和產業轉型升級。

        苦苦支撐

        不到一個月,附近兩家制鞋機械公司倒閉了。對榮暈制鞋機械有限公司總經理朱國林來說,競爭對手倒閉了,他的心情同樣沉重。

        “現在大家都在苦苦地支撐,如果撐不下去,下一個倒閉的就可能是我。”朱國林來說,他沒有因為競爭對手關門而慶幸,反而感受到了行業的寒冬,整體環境都不好,面臨著巨大的壓力。

        東莞市厚街鎮是鞋業制造基地,高峰時期坐落著大大小小數以萬家的制鞋企業。依附在制鞋產業上游的制鞋機械同樣同樣發達,大小上千家。朱國林說,去年以來,制鞋機械業一直在走下坡路,企業倒閉過半,生存的企業日子也不好過。

        所謂的制鞋機械企業,基本上都是收購二手設備的門店,更多的是一個個門面加一個倉庫而已,收購回來的制鞋機械入倉庫,門面是對外銷售以及展示的平臺。規模小的,僅需幾十萬元,就可以開一個制鞋機械廠。

        厚街鎮一位從事皮革面料的老板鄧總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前幾天去一個專收二手設備的朋友那里,意外的發現,他的氬弧焊機堆滿了一個倉,足了一百七八十臺,都是日立松下林肯及三社。

        “我問他怎么搞了那么多,他說現在倒閉的企業太多了,收都收不過來,問我要不要,1000塊一臺。”鄧總說,原先一臺最便宜的松下,也要2.5萬,原來三社林肯這些,沒三萬四萬下不來。他朋友想盡快地處理掉這些機器,堆在這里要付房租。

        制鞋上游的皮革、面料等產業,同樣面臨著巨大的挑戰。鄧總說,制鞋廠少了,老板都撤資了,對皮革面料的需求也在大大減少,有能力打開全國市場的企業,可以繼續生存下去,如果僅僅依靠當地鞋企生存的企業,多半要關門。

        大規模撤資

        裕元集團是東莞市高埗鎮最大的臺資企業,高峰時期員工達十萬人。如今,裕元集團先手在江西、安徽設立生產基地,分流了一部分員工。如今,還有約一半的員工。裕元集團附近的公寓房東感受最為深刻。

        一公寓的房的東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他是一個二手房東,從一手房東簽下一幢40余套的公寓。最初,從來不愁客源,但是后來,租客呈遞減的趨勢,到如今,特別是東莞掃黃風暴后,約有一半的房子租不出去。

        厚街鎮一位制鞋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在厚街投資的制鞋工廠的大部分是臺商,現在不少臺商都撤資了,保守估計,至少有30%的臺商已經撤資了,他們遷往勞動力成本更低的內陸城市或者東南亞國家。

        “東莞現在普通工人的工資達到了3000元,加上政府要求給員工的相關保障,每個員工的成本要4000元。”厚街鎮綠洲鞋業一位人力資源部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東莞的勞動力成本越來越高,而在中部地區的城市,普通工人的工資,只要2000元左右。

        但是,一個不容忽視的現實是,在東莞務工的普通工人,大部分抱怨工資低,即使月薪3000元,交了房租,吃飯、買衣服之后,所剩無幾。他們寧愿回到家鄉,少賺一點,還可以照顧到家里,最后的積蓄,反而是在家里賺的多。這也是東莞的勞動力越來越少的原因所在。

        勞動密集型的企業,一方面抱怨成本太高,一方面又招不到人,這是他們下決心撤離東莞的根本原因。

        而根據東莞市統計局的數字,東莞的企業,沒有呈現下降的趨勢。截至20143月底,東莞市共有中小微企業17.84萬戶,占全市各類企業數(不含個體工商戶、村組經濟單位)的99.8%1-3月全市規模以上工業中小微企業實現增加值達272.47億元,同比增長5.4%,占全市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增加值的53.2%

        上述東莞制鞋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統計部門得到的中小企業沒有下降并不奇怪,因為不少外資企業,在撤資時,并不撤銷在東莞登記的企業,只是把人馬撤走,留下一個空殼,表明這個企業還在。“因為這些企業當年在引進時,設備都是免了關稅的,和當地政府都簽訂了合作年限的,時間未到,他們自然不會撤銷企業。”

        艱難轉型

        “從內心來講,我們不愿意戴上‘制造名城’這樣的帽子,這是沒有含金量的產業。”東莞市委宣傳部宣傳科一位負責人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制造業多是勞動密集型產業,高度依賴于外部的訂單,受外界的影響較大,抗風險能力弱。

        中山大學嶺南學院財稅處主任林江認為,通過三十多年來的發展,東莞形成了巨大的加工制造能力,并且形成了很多產品的加工制造亞集群(加工制造與配套產品和服務提供),有較為完整的產業供應鏈。“企業的對外依存性高,根基不牢,產業規模大,企業數量多,但產業并沒有強大、企業也沒有形成自身的核心競爭能力。”

        厚街鎮上述制鞋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東莞的制鞋企業大部分集中在厚街,而厚街的制鞋企業數量多,但是整體規模都比較小,有的甚至是以家庭為單元,就開起了制鞋廠。

        林江認為,這類實力不強且沒有核心競爭力的企業,一遇到金融危機,必然要淘汰。而要避免這種風險,轉型是必然的選擇。“但是這些企業,幾乎難以找到轉型的機會。”

        東莞市經信局中小企業局在給《每日經濟新聞》的回復中稱,當前東莞市中小企業迫切需要提升產品競爭力,把握市場主動權,努力解決融資難題。

        2006年以來,東莞市設立“科技東莞及產業轉型升級”專項資金,每年安排20億元支持科技創新和產業轉型升級,其中每年安排不少于3000萬元的中小企業發展專項資金。

        東莞市中小企業局表示,特別是關于扶持中小微企業方面,東莞市去年出臺了一系列的舉措,從建庫培育、財政獎勵、稅費優惠、采購優惠、要素保障等方面支持企業發展,設立了市促進小微企業發展資金,對新增上規模的小微工業企業給予獎勵。

        東莞副市長:掃黃后若經濟上不去將留笑柄 - 人

        ↑圖:東莞副市長:掃黃后若經濟上不去將留笑柄 - 人

        小姐講述掃黃后東莞經濟 - 青島新聞網

        ↑圖:小姐講述掃黃后東莞經濟 - 青島新聞網

        小姐講述掃黃后東莞經濟 - 青島新聞網

        ↑圖:小姐講述掃黃后東莞經濟 - 青島新聞網

        小姐講述掃黃后東莞經濟 - 青島新聞網

        ↑圖:小姐講述掃黃后東莞經濟 - 青島新聞網

        小姐講述掃黃后東莞經濟 - 青島新聞網

        ↑圖:小姐講述掃黃后東莞經濟 - 青島新聞網

        東莞掃黃后現狀價格服務揭秘 東莞掃黃后小姐

        ↑圖:東莞掃黃后現狀價格服務揭秘 東莞掃黃后小姐

        小姐講述掃黃后東莞經濟 - 青島新聞網

        ↑圖:小姐講述掃黃后東莞經濟 - 青島新聞網

        小姐講述掃黃后東莞經濟 - 青島新聞網

        ↑圖:小姐講述掃黃后東莞經濟 - 青島新聞網

        東莞市長稱延長掃黃經濟受損 - 頭條 - 閃播網

        ↑圖:東莞市長稱延長掃黃經濟受損 - 頭條 - 閃播網

        東莞副市長:掃黃后經濟不漲會留笑柄_天極網

        ↑圖:東莞副市長:掃黃后經濟不漲會留笑柄_天極網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關鍵詞: 2014東莞經濟現狀  2013東莞經濟現狀  東莞經濟現狀論文  2013年東莞經濟現狀  2015東莞經濟現狀  

        在线观看国产高清免费不卡